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 > 生活资讯

江苏盐城博士苑楼体质量被疑存严重问题

来源: 编辑:

  摘要:近日,《华夏时报》记者接到爆料,爆料人称,位于江苏盐城滨海的楼盘博士苑楼体质量存在严重问题,但仍经过合格验收并且部分业主已经搬入居住了三年有余。

  近日,《华夏时报》记者接到爆料,爆料人称,位于江苏盐城滨海的楼盘博士苑楼体质量存在严重问题,但已经过合格验收并且部分业主已经搬入居住了三年有余。此外,爆料人表示,开发商与施工单位之间存在纠纷,施工单位曾擅自“偷卖”房源,以至于部分业主至今尚未网签。

  随后,《华夏时报》记者前往江苏盐城滨海的博士苑社区进行调查,采访了开发商、施工单位、当地法院以及多位业主。

  已经通过监理验收,但机构检测显示建筑质量不合格

  “我们现在首先最希望的是业主能够赶快从房子里面搬出来,这要是在里面住着出了事情,我们要承担的责任真的太大了。”江苏盐城滨海蔡桥镇博士苑的开发商负责人王文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滨海县某街道。jpeg

博士苑位于江苏盐城滨海,这个紧邻黄海的县城已经初具小城市的规模。《华夏时报》记者看到,滨海县道路规划清晰,楼边商店整齐罗列,其中不乏肯德基、苏宁易购等大品牌店面。华灯初上之后,整个滨海县主要道路两旁路灯明亮,夜市中人群熙熙攘攘,十分繁华。

  滨海县某街道李凯旋摄

  “当时我们是受到政府招商引资吸引过来的,然后拿了这块地,开发了博士苑这个楼盘。”王文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其专门注册了滨海县丰润置业有限公司,这同样是王文和其企业首次涉足房地产项目。

与博士苑一墙之隔的学校。jpeg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博士苑的业主主要为当地的村民,博士苑是蔡桥镇少有的商业楼盘。博士苑与蔡桥镇的学校仅一墙之隔,几步之遥。年轻人外出工作,在博士苑买了房子,老人则住在这里,照顾孩子的起居,上学生活等十分方便。

  与博士苑一墙之隔的学校李凯旋摄

  王文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选择的施工单位是当地的江苏荣威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为林东。王文说:“由于是第一次开发住宅,稳妥起见,房子建完之后,我们找了检测机构检测了楼盘的质量,结果楼体质量不合格,不能够居住。”

  而开发商和施工单位均向《华夏时报》记者证实,博士苑早已经经过了相关监理单位合格验收,证件齐全。

  王文给《华夏时报》记者出示了上海宝冶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的检测报告,报告显示,项目委托日期为2017年4月10日,报告日期为2017年6月8日。《华夏时报》记者在天眼查上看到,上海宝冶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原上海宝冶工程技术公司)隶属于世界500强企业中国冶金科工股份有限公司,是集检测监测、特种施工、装备制造、设备检修、新型建材于一体,提供科研、设计、施工全过程系统服务的一流工程技术服务商。

  报告的结论显示,第3条,房屋主体结构框架柱的箍筋加密区长度不符合图纸设计要求;第4条,房屋填充墙的拉结筋布置长度普遍不符合图纸设计要求;第5条,房屋主体结构框架及楼面板的混凝土保护层厚度普遍不符合图纸设计要求;第6条房屋1/G轴基础承台内钢筋排列间距不均,不符合图纸设计要求;第7条,房屋内隔墙砌筑普遍不符合图纸设计要求,外墙面层做法普遍不符合图纸设计要求;第12条,降板交界处板钢筋未锚固,不符合图纸设计要求。报告还显示,房屋的部分结构由现浇混凝土改为了预制板、采用“瘦身钢筋”等,多处不符合规范。

被检测的地板。jpeg

此外,报告建议的第2条称,在后期使用过程中,对房屋加强观测,重视房屋日常保养,发现问题及时采取措施。“就是这个楼的主体和基础承台部分有很大的质量问题,我们希望业主能够尽快搬出来。”王文对《华夏时报》记者强调到。

  被检测的地面李凯旋摄

墙面内生锈的钢筋。jpeg

《华夏时报》记者看到,博士苑楼盘在经过检测之后。留下了部分痕迹。部分地面的厚度在8cm左右,墙内的很多钢筋出现了断折和严重生锈的情况。“当时检测机构把地面钻开以后,说地面很薄,然后我们根本都不敢站过去,那个地面厚度太低了。”王文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随手可掰下混凝土。jpeg

墙内钢筋李凯旋摄

  可掰下来的混凝土李凯旋摄

  “检测的时候我在家,钻孔的时候感觉像3级地震一样。”居住在博士苑的租户张女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张女士购买的房子并未和检测房屋在同一层,但其仍然感受到了明显的震动。《华夏时报》记者在采访时,张女士家中的两位7岁左右的男孩在地上嬉闹,男孩蹦起在落下后,记者能够明显感受到脚下的地板在震动。

  “就是孩子们玩的时候能感受到地板什么的在震动,别的时候住着没有什么问题。”张女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说。此外,居住在另外一幢楼的刘先生也表示在检测机构检测房屋时感受到了楼体的明显震动。

  施工单位否认质量问题

  “房子已经通过了质量检测,证件齐全,不存在质量问题。”施工单位的负责人林东对《华夏时报》记者说。林东表示,房屋已经交付了3年,部分业主则已经居住。“从来没有听业主说过有什么质量问题。”林东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这就是一个人已经好好地走在路上但是突然被人拉去医院检查身体一样,根本不存在质量问题。”林东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江苏省滨海县人民法院司法鉴定委托书显示,滨海县人民法院在2019年5月20日委托苏州市房屋安全鉴定管理处鉴定博士苑楼盘,主要对博士苑的房屋基础、主结构的安全性及是否符合设计要求依法委托鉴定。

  随后,苏州市房屋安全鉴定管理处对博士苑的安全性以及混凝土柱、梁、板的钢筋位置、混凝土框架柱箍筋加密区长度、混凝土钢筋保护层厚度、钢筋力学性能、外墙保温层做法等8项内容进行了检测。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检测尚未完成。但王文则对法院的检测提出质疑。“之前文件显示要检测主体和基础承台,但是苏州市房屋安全鉴定管理处出示的文件显示没有检测最重要的基础承台部分。”

  王文认为,这份检测在有意地避重就轻,基础承台的检测应该是最重要的。《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基础承台是房屋形成完成传力体系的重要部分。开发商寻找的检测机构出具的检测报告显示,基础承台主筋配筋间距大小不均,不符合图纸设计要求。

  合同纠纷3年未果

  “卖房款没到我们手里,房子也不是我们卖的,业主的房子出了问题还得找我们。”王文感到有些委屈。王文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其作为外来企业,首次涉足房地产行业,但是在开发建设的过程中,施工单位抢先设立了售楼处,然后将房子私自卖给了业主。

  多位业主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其来到售楼处后,直接向林东方交付了房款现金,然后得到了收据。“我之前是交了一部分房款给林东,前几天他打电话让我再交完剩下的钱,我就说,‘房子都不是你的,现在肯定不能把钱交给你’。”业主刘先生对《华夏时报》记者说。“把钱交给林东三年了,我的网签和房产证都没有下来。”《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博士苑的房产证仍未办理完毕。

  林东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否认了“偷卖房子”这一说法。“开发商王文欠了我们一千多万的工程款。之前本来就是说卖房子抵工程款,现在房款就抵了700万,我还有300万的工程款没收到呢。”林东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林东表示,卖房子抵工程款就是按照合同行事,并非偷卖。“不给他结工程款是因为房子质量有问题,而且,原本不是用来抵工程款的房源他也给卖了。”王文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的张志同律师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只要房屋达到了交付条件,那么用房款来抵工程款是可行且合法的。但是,施工单位直接绕过开发商去售卖房屋在程序上很难实现。”张志同律师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办理房产证的相关手续、权限以及批文等均为开发商所持有,施工单位是不能够给业主办理房产证的。

  “林东没有办理房产证的权利,手续都在我们这里,我们自己卖的房子,网签的手续也走完了。但是,现在我们要是给施工单位售房的业主走了网签手续,房款没到我们手里不说,这个质量问题怎么办,出了事谁来承担?”王文说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相关案件的律师对《华夏时报》说:“这个案件已经断断续续打了3年了,涉及到房屋质量、工程款等各方面的纠纷,比较麻烦。”2019年12月20日,“偷卖房屋”以及工程款纠纷案件原本应当在滨海县人民法院开庭。《华夏时报》记者跟随律师以及开发商负责人王文前往法院,但施工单位负责人林东迟迟未现身。随后,法院相关的负责人表示,传票未寄到林东处,林东尚不知开庭的相关事宜。

  律师则当庭写了申请,案件延后处理。王文对《华夏时报》记者说:“此前传票一直按照统一地址寄出,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林东没收到传票。法院的负责人之前跟我说,让我别再打官司也别再鉴定质量,结清工程款后卖了房子就行了。”

  针对以上情况,《华夏时报》记者采访到了滨海新人民法院负责该案件的法官李伟。针对房屋质量、合同纠纷等问题,李伟对《华夏时报》记者说:“这些都是机密,不能透露。”随后立刻挂断了电话。

  目前,王文希望法院能够尽快对案件进行判决,然后按照相关的建筑标准对房屋的质量进行相关的修复。